1. <rt id="mfmpj"></rt>
    <s id="mfmpj"></s>
    1. <rp id="mfmpj"><nav id="mfmpj"><strike id="mfmpj"></strike></nav></rp>

      <rp id="mfmpj"><nav id="mfmpj"></nav></rp>
      <rp id="mfmpj"><nav id="mfmpj"></nav></rp>
    2. <cite id="mfmpj"><noscript id="mfmpj"></noscript></cite>
    3. 专题栏目:ARVRMR虚拟现实

      看VR,实景代入游运河,几D标准?

      多少年前去方特,那些满是刺激的游玩项目,一个没玩。在一间又一间小屋前排队,看三D、四D、五D。感觉坐着看,比在项目中被呼过来甩过去有意思,还不用心惊胆战。

      多情最是隋堤柳

      好像去过三次方特,除了看还是看,一个孩子们喜欢的游戏没玩。在常州淹城,我看了一个号称“七D”的视频。不仅有嗅觉味觉等感觉,椅子的高度和角度也不停调整变化。外面有提示:高血压和心脑血管病患者,不建议观看。

      虽然我没有最强健的心脑血管,看看这样的东西,没关系。我知道这是现代科技,足以让所有的“幻觉”消失。当然,我不玩那些项目,多少与心脏有关。

      参观扬州大运河博物馆,以为是实物加图片的常规配置。在进去之前,我甚至想,一条大运河,能做出个什么风格类型的博物馆呢?自认为看过不少主题、专题博物馆。有的惊喜,有的名声大过实质。坛坛罐罐砖头瓦片,与历史博物馆的区别不是特明显。

      沿大运河的省份有六个。河水流经近二十个城市。这些城市,有的古老,有的现代,各有自己的城市特色。博物馆将用什么样的形式,串联起这一切?地底的文物?地上的建筑?水里的漂流瓶?漂流瓶不是我们的发明。玻璃出现在现代工业文明时期。我们的青铜器和铁器,都不能密封,不能保证在水中N年不进水。

      有过多少汗水洒在古道

      其实,早在西方的漂流瓶之前,我们已经有红叶传诗的浪漫了。虽然红叶诗是唐代的故事,那时大运河已经正式漕运。有谁会用大运河传情呢?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天下谁人不识君”!这份自信,不需要小儿女似的卿卿我我。那种“碧云天、黄花地、北雁南飞”的惆怅,只属于才子佳人。大运河两岸,有没有?

      好奇、期待、寻找。我急匆匆的脚步,因为进来得太晚显得愈发急促。偌大的展厅一个又一个。我根本来不及站下来细细端详慢慢游走在某一个展厅。二刷、三刷肯定不会少。现在不行。刚刚开门迎客的运博馆,人流如织,比过江之鲫还密集。想要细细静玩,得要在一段时间之后。

      这一次,能找到表现大运河全貌的代表,会心满意足。那些来自不同城市的文物,我一眼掠过,一眼便是千年。有那么一两件,拽住我衣襟一般让我慢了下来。其中一组银质不同工序挖河的小人儿,颇有意思。不知是谁,有钱有闲有情调地搞了这样的收藏品。

      与之相反,一组大铁焗,加固堤岸必不可少的物件。西安乾县那座拥有无字碑的陵墓,一千多年有多少盗墓贼虎视眈眈,在暗夜里伸出罪恶的双手。黄巢率军,甚至炸出一条“黄巢沟”,也没能挖开墓穴,得到价值无穷的陪葬品。原因在于,条石与条石之间,焊上了大铁焗。却没想到,在运河的堤岸上,早于乾陵用了这样的工艺。

      固堤大铁焗

      兜兜转转地,看到一群人挤在一起看什么。停下来站定脚步,看看有什么西洋景。居然得来全不费工夫!一幅大运河流域全景的特点特征,尽在这里。

      这是个VR展示。毫无违和的代入感,让游客瞬间进入一个个不同的城市。扬州城的桃李春风,淮安城的隋堤烟柳,绍兴城古老的纤夫走道,天津卫现代化的摩天巨轮……今天的运河两岸,比之盛唐,盛之又盛。

      曾经以为,对古运河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。几十年每天转悠在运河边上。看着它从四十年前的棚户区逐渐改变成美不胜收的风光带。在古运河两岸,不知道走了多少遍。有了运河水上游以后,第一时间于秋风习习的晚间,乘舟而行。一段不长的水上游,串起了两岸风格迥异的景点。

      相比这个VR,实景游玩的那一段,反而像小儿科的游戏了。熟悉不熟悉,原来不在于景,在于盛景。

      洛阳的天下粮仓

      忽然想起有关隋炀帝陵的故事。扬州槐泗雷塘九秧田,是清代大文人阮元考据出的隋炀帝陵。对于这座“炀帝陵”似乎已是定论。有没有人怀疑过?有!我看到过有关炀帝陵在西安的说法与论据,这是清代乾隆年间的陕西巡抚毕沅的杰作。毕沅是一位考古爱好者,几乎关中地区的帝王陵墓前,都有他树立的墓主人标记石碑。咸阳武功县武功镇的隋炀帝陵,便是他的成果。此处早在多年前就是陕西省文物保护单位,与扬州的槐泗雷塘一样。

      除此之外,河南洛阳洛宁县东宋乡也有一座隋炀帝陵。这座据说是唐太宗将之迁移过来的陵墓,有诗为证:“五帝坟边尚书现,圣水寺前炀帝隨。”诗的作者是谁,不太清楚。

      二零一三年,扬州曹庄发现一座双穴陵墓。一位名叫杨勇(隋炀帝哥哥,前太子也叫杨勇)的考古工作者,发掘出两粒男性牙齿和一批文物。经过多方论证,证明是隋炀帝和萧皇后的合葬墓。有墓志铭为证。炀帝陵位置的纷争算是告一段落。

      曹庄隋炀帝陵出土的玉蹀躞

      隋炀帝修筑大运河,究竟为了什么?看看这样几首诗,能清楚一二吗?

      1、唐.皮日休《汴河怀古》:“尽道隋亡为此河, 至今千里赖通波。若无水殿龙舟事, 共禹论功不较多

      2、唐.李敬芳《汴河直进船》:“汴河通淮利最多,生人为害亦相和。东南四十三州地,取尽膏脂是此河。”

      3、唐.罗隐《炀帝陵》“入郭登桥出郭船,红楼日日柳年年。君王忍把平陈业,只博雷塘数亩田。”

      假如隋炀帝看能看到今天的VR,或许该瞑目了。

      来源:扬州小兔子

      发表评论

      相关文章

      欧美性色黄大片,日本videos护士有奶水,老司机精品线观看视频,日本公共厕所www撒尿 网站地图